音樂家名錄
陳主稅 CHEN Chu-Shui 作曲家、小提琴家 返回

政治世家中的音樂異數

陳主稅1942年生於高雄縣大樹鄉(現高雄市大樹區)的一個政治世家,祖先是清朝奉派至鳳山的千總,父母親都曾擔任高雄地區的議員。陳主稅的家占地六百坪,父母常在大庭院裡宴客接待各界。雖然從小生活優渥,但陳主稅一直沒有機會接觸專業的音樂演奏,直到高中時,看到舅舅在彈吉他,猛然地觸動了他的音樂神經,遂開始立志要朝向音樂發展。他對於小提琴情有獨鍾,但當時在大樹鄉並未有專業的小提琴教師,因此他跑到屏東向鄭有忠學小提琴。因為開始得較晚,所以陳主稅特別下苦功學習小提琴,為了練琴常常曠課,每天幾乎都練習八個小時。也因為曠課,陳主稅從原本成績名列前茅的優秀學生,成為留級生,高中念了四年。高三時陳主稅立定志向要考入國立藝專音樂科(現國立臺灣藝術大學音樂系),在毫無音樂背景的政治世家中,陳主稅的音樂路一直受到家裡的阻撓,父母一直期望他能夠繼承政治事業,或從事醫生、律師等具有社會地位的工作,因此對於他要報考藝專的志向,一直持反對的態度。但陳主稅仍堅持自己的理想,曾帶著簡單的行李離家出走。

音樂生命中的伴侶

當時的藝專並不好考,陳主稅考了兩次才考上。1961年陳主稅進入國立藝專音樂科就讀,成為國立藝專音樂科第五屆的學生,主修小提琴,師事馬熙程,並跟隨許常惠學習作曲。在藝專就讀讓他遇到了日後的妻子劉富美。陳主稅與劉富美是音樂科的同學,因為陳主稅高中之後才報考藝校,所以較班上其他同學年長三歲。劉富美是當時音樂科鋼琴彈最好的學生之一,陳主稅常找她伴奏,劉富美對於這位年齡較大性格沉穩的男同學亦頗為欣賞。陳主稅在藝專就讀時,於劉富美生日寫了鋼琴曲《憶中的歌聲》贈她。之後發表了他的第一號作品鋼琴曲《秋》,亦是題獻給劉富美。1966年藝專畢業後,身為獨子的陳主稅掛念家中年長的雙親,因此放棄出國留學的念想,計畫返回高雄。當時獲得史惟亮爭取到的獎學金預定赴德留學的劉富美,毅然決然地放棄這個機會。兩人於1967年結婚,一起南下高雄開啟新的音樂生活。當時臺灣南部的音樂風氣未開,除了專業音樂教師缺乏,也鮮少音樂演出活動。陳主稅與劉富美帶著發揚音樂文化的願景回到高雄,除了忙於教學、演出之外,劉富美仍每月一次回到臺北跟她的指導老師蕭滋教授(Prof. Robert Scholz)上課,而陳主稅則持續地進行音樂創作,並積極地參加全臺各地的作品發表會。

旺盛的音樂創作力

陳主稅甫自藝專畢業之時,即曾於1967年參加許常惠的「製樂小集」第六次發表會,發表第二號作品《小提琴奏鳴曲》。回到高雄之後,他持續的創作,1969年創作了合唱曲《沉》、鋼琴曲《懷念》。1969年許常惠號召當時臺灣音樂各界的創作者,成立了「中國現代音樂研究會」,積極鼓勵年輕人投入音樂創作,陳主稅亦參與其中。1970年「中國現代音樂研究會」舉行第一次暨「製樂小集」第七次發表會,陳主稅在其中發表了小提琴曲《冬之聲》,他並將整個發表會邀請至高雄,在華王飯店萬壽廳進行「中國現代音樂研究會」第二次發表會。1971年9月陳主稅受聘於臺南家政專科學校音樂科,擔任弦樂組指導講師,之後接任音樂科音樂組主任。在穩定的教職環境下,陳主稅的創作靈感更是源源不絕。1974年陳主稅與蕭泰然、李朝進、白浪萍以及南部地區藝文人士發起「寒月小集」,這是一個結合音樂創作、演出、美術、詩歌、書法等藝文活動的跨藝術聚會團體,是當時聯繫南部地區藝文交流與發展的主要團體。陳主稅在聚會中時常發表作品,並與劉富美負責小提琴與鋼琴的演出,「寒月小集」曾於1974和1975年在華王飯店舉辦過兩次作品發表會,陳主稅都參與了作品的發表。1974年陳主稅參與「中國現代音樂協會」(原「中國現代音樂研究會」)第一屆作品發表會,發表作品第六號《弦樂四重奏─歸途》。1975年開始,他也參與了數次「亞洲作曲家聯盟中華民國總會」的作品發表會及演奏會。1982年於全臺灣舉辦了六場個人作品演奏會,將多年來累積的創作成果總結呈現出來,此時他的作品已日趨成熟,也更為受到多方的矚目。1983年他受文建會委託創作鋼琴曲《輪旋曲》。1984年鋼琴作品《練習曲》被選為臺灣音樂比賽鋼琴組指定曲,成為眾多臺灣學習鋼琴的學子們熟知的樂曲。

音樂生命戛然而止

陳主稅在1986年2月時突感身體不適,前往就醫後被告知為淋巴癌末期。這個突如其來的劇變,讓陳主稅及劉富美的生活完全變了調。求生意志堅強的陳主稅決定接受化療治療,即便治療後的副作用讓他痛苦不堪,但他在人前永遠呈現著樂觀開朗的一面。在病榻上他仍持續創作不輟,在生命的最後,完成了寫給自己、妻子和朋友的三段樂曲《苦難組曲》。8月15日陳主稅因病去世,享年四十四歲。陳主稅自藝專畢業回南部任教將近20年,為臺灣南部音樂創作環境及音樂教育的推展,投注了畢生的精力。現在活躍於臺灣樂壇上的許多音樂家,如紀珍安、林暉鈞、鄭斯鈞、陳幼媛等人,都是他的學生。他的音樂作品並未走向二十世紀音樂新音樂劇烈的實驗性風格,而是回歸到本土,展現出臺灣南部特有的人文風情,包括他對於生活的感思,以及對週遭親人朋友的關懷情意,由此更能體現出他溫暖的人格特質。陳主稅的英年早逝是臺灣樂壇的遺憾,但劉富美並未因為失去伴侶而喪失當初兩人追求音樂的願景,而是秉承著他對音樂和地方的熱愛,持續推展南部地區的音樂教育及音樂文化,繼續為兩人共同的理想奮鬥前進。 感謝:劉富美 撰寫:黃于真 2016/6/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