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樂家名錄
謝水能 XIE Shui-Neng 原住民音樂家 返回

困苦幼年聞笛聲

謝水能 (Gilegilau Pavalius) 幼年時,部落位於大武山中,生活艱困,從萬安國小平和分校畢業後即必須工作,學業中斷是他長久以來的遺憾。謝水能五歲時曾接觸過鼻笛,產生了好奇心,但無人指導。成年後,經人介紹認識鄭美蘭,兩人於 1974 年結婚,因鄭家為貴族,依排灣族制度進入鄭家生活。當時已是鼻笛重要演奏者的岳父鄭尾葉 (Tsamak Paqalius) 演奏鼻笛時,他都仔細在旁聆聽,漸漸耳濡目染而無師自通。岳父發現之後,也認為鼻笛技藝需要傳承,而進一步指點。謝水能認為在學習鼻笛的過程中,除了感冒鼻塞吹不出來,並沒有遇到什麼困難或障礙,但因身強體壯少生病,倒也較難遇到這類狀況。

頭角終露展長才

2001 年,在胡臺麗、錢善華、賴朝財合著之《排灣族的鼻笛與口笛》一書當中,謝水能被列入「現存鼻笛人才名錄」之中。同年 12 月協助錄製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補助計畫《排灣族平和聚落的音樂》當中鼻笛音樂部分。2007 年,錄製了 CD《sepiuma 唱情歌》,由屏東縣臺灣原住民文化研究委員畫發行,該專輯除歌唱部分於 2008 年入圍第 19 屆金曲獎「最佳傳統音樂詮釋獎」之外,也獲得「最佳傳統音樂專輯獎」。2007 年 10 月,法國市立巴黎劇院經理 Jacques Ervan 到平和部落欣賞謝水能鼻笛表演。國內重要演出包括 2008 年屏東縣文化局「金曲之夜」音樂會、2009 年「恆春國際民謠音樂節」、2010 年臺北市郵政博物館「貴族的饗宴──排灣族傳統歌謠」音樂會,以及 2011 年宜蘭國立傳統藝術中心「亞太傳統藝術節」等等。為了到國際上推廣排灣鼻笛,曾與吳榮順教授同行,到歐洲荷蘭、比利時、法國等地演出。然而令他印象最深刻的,卻是在臺灣宜蘭的表演,除了九彎十八拐的蜿蜒路途之外,與來自二十餘國表演者共聚一堂用餐的生活經驗也令他難以忘懷,但因語言隔閡,無法進一步交流而深感遺憾。

傳承創新盼新血

謝水能的演奏與前輩的不同之處,在於鼻笛音樂的現代化,以及鼻笛音樂的創作。在演出時,偶爾會加上古謠演唱,妻子與岳母經常擔任此類演出中的演唱者。除了演奏較難吹奏的傳統圓管鼻笛之外,也傳承了岳父鄭尾葉先生的改良型細孔鼻笛。哀怨淒涼的音樂較少出現。謝水能強調,有些人在書中讀到排灣族鼻笛表達哀思的文句,常誤認為往生出殯用的功能,但鼻笛演奏是用來安慰逝者家屬,以獲得內心平靜的音樂。這一點,在他的樂曲創作中也可見到,如《回憶岳父鄭尾葉鼻笛吹奏》一曲。另外,為了進行鼻笛吹奏傳習,他會創作一些樂曲以簡譜寫下,供學生練習。謝水能推廣與傳承鼻笛演奏外,本身即為優秀的鼻笛製作者,從砍竹子到製笛都自己來,居家旁設有工作室製作鼻笛。

針對鼻笛文化的推廣與傳承,謝水能想做的事還有很多很多,但遺憾自己書念得不夠,語言表達能力不好,頗感心有餘而力不足。他認為音樂基礎能力佳的學生,傳習鼻笛會學得快又好,期望有更多喜愛鼻笛的學子加入傳承行列。另一方面,他也期待有更多鼻笛的創作出現,為鼻笛曲目注入更多新的生命與靈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