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樂家名錄
張福興 ZHANG Fu-Xing 民族音樂學家 返回

烽火亂世習樂勤

張福興的父親張桂曾為客家子弟,搭上清同治年間的移民潮渡海來臺,以謀取更好的生活;與蘇英妹成親之後,便在頭份街上經營雜貨店。張福興出生時,兄長應已接掌家業,故其父得以放下肩頭重擔,有較多時間享天倫樂,所以自然特別寵愛這年幼的孩子。張福興自幼就嶄露音樂天份,五歲即能無師自通演奏胡琴自娛,成了街坊鄰居所津津樂道的「音樂天才」。雖然其父白手起家經商,卻極注重小孩教育:張福興沉浸於晚清時的儒家私塾教育環境,故得以保有古典文化知識基底;日本殖民時期,現代化新式教育領他找到一生志業。張福興自公學校畢業後,考取當時臺灣人所能就讀的最高學府—臺灣總督府國語學校,進入師範部;國語學校的課程內,即包含音樂這門課。受國語學校音樂環境的薰陶,激起他愛樂的熱情;二年級時,他將閒暇時間全部投入學習音樂,研究風琴或其他西樂時的模樣,如數家珍;樂器演奏能力傑出,是其他同學所望塵莫及;其傑出表現,也備受學校重視。最後,他以公費留學生身分進入東京音樂學校(今東京藝術大學)預科一年後,進入本科器樂部,主修大風琴;至東京音樂學校第三年時,師事日本當時著名的管風琴演奏者—島崎赤太郎,這對年輕的張福興影響深遠。此外,年應臺灣總督府要求,兼修小提琴演奏。未料,這額外再學的技能,竟成為他日後站在舞臺用以演出的樂器。

全方位音樂家

起因於時代與大環境使然,張福興無可避免地須身兼數職。他擁有許多名列「第一」的音樂成就,這讓他在臺灣音樂界的地位不可動搖。雖然常將張福興歸類為音樂教育家,但他除了教育上的貢獻,在演奏、學術與社教推廣等層面,皆面面俱到。當時的教育環境極度困乏,但他依然憑著熱愛音樂的心,以專業且無私的奉獻精神,漸次打造臺灣社會的音樂地基,並藉助學校,熱情地推動藝文活動:他所參與的國語學校校友會,每年會定期舉辦音樂會,而他會擔任獨奏角色,或和其他音樂老師合作演出。同時,他也將教育家的影響範圍擴大至整個社會,常利用暑期擔任講習所的主講人。此外,張福興頻繁登臺表演,並與國外音樂家同臺演出,這些皆是他推廣音樂活動的具體作為,說他是臺灣當代音樂教育推廣的先鋒,乃名副其實。

民族音樂學者

1922年,張福興奉派前往日月潭附近水社採集原住民音樂,爾後出版《水社化番的杵音與歌謠》一書,可謂「臺灣最早一篇原住民音樂的田野採譜」。當時,曾有日本學者表示「臺灣因地處熱帶之緣故,阻礙其音樂之發展」,但張福興對此深感不服,便開始著手蒐集臺灣民謠與童謠。其於1924年發行的漢族民間音樂樂譜《女告狀》,是他關心臺灣民間音樂的具體作為,此書更被學者譽為「本省第一本工尺譜與五線譜對照之漢族民間音樂」,對漢族音樂推廣與傳承,功不可沒。1948-1954年間,就在張福興西歸前,他逐漸步入宗教世界,不過此時的他卻沒有忘卻身為音樂家的使命,依然著手採集宗教音樂─佛曲。佛教音樂具備優雅、虔敬特質,使人身心清純透淨,也許張福興晚年乃藉之尋得能安身立命之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