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樂家名錄
黃友棣 HWANG Yau-Tai 作曲家 返回

甘苦成長少年時

1912年1月14日出生於廣東省西江端州,父親燦章公是熱心公益的地方仕紳,母親林浣薇則是書香門第的大家閨秀。父親在他年幼時過世後,全家便走向舉債度日的路子,加上出生時正值民國初年,軍閥各自為政,外國列強欺凌壓迫,時局動盪不安。但儘管如此,黃友棣卻能把握難得的學習機會。七歲時,進入「啟穎初級國民小學」就讀,這是父親生前積極爲地方興學所籌辦的。學校中的風琴與音樂課,開啟了他的音樂篇章。當時,學校的音樂課多以演唱「學堂樂歌」為主,多以外文歌曲曲調填入新詞為內容,所用曲調又以日本歌曲最多。這建立了黃友棣的音樂品味;此外,他本身對音樂有濃厚的興趣,尤其喜歡模仿老師上課彈奏風琴的模樣。

新舊爭鋒匯東西

黃友棣生長在清末至抗戰之間,這段時間的音樂發展歷程,正是形成他音樂思想之關鍵。政府於晚清建立新式學堂,學制與課程仿效日本及歐美模式,而「學堂樂歌」乃必修課程。1931年,「九一八事變」興起了「抗日救亡」之歌詠運動,隨後提倡「新音樂運動」;作曲家在歐洲十八、十九世紀的作曲技巧、風格、體裁與音樂語言之中,融入中國素材融,乃應運此潮流所產生的作品風格。然而,在東西方的兩極光譜間,黃友棣並未一味全盤西化,他在實際接受音樂教育的經驗中,發現中國傳統音樂的可貴,因此他將「中國風格和聲」運用至他的作品中,形成特殊的音樂品味;同時,他在這東西交會、新舊爭鋒的時代裡,確立了自我定位,可說是位中國音樂啟蒙運動的實踐者。

流離道途行樂教

1937年,黃友棣進入人生另一階段,他結合過去所接受的音樂、文學、教育等各方面的訓練以及觀察,意識到中國音樂要謀發展,必須有計畫培養人才,方有出路,因此他的樂教之路就此啟程。八年抗戰期間,他以「音樂救國」的理念之下,做出許多應急的歌曲,其中有不少佳作唱遍了全國,包含《歸不得故鄉》、《杜鵑花》、《月光曲》等,奠定了他在作曲界的地位。後來他被廣東省府徵召替幹訓團工作,與名作詞家任畢明先生合作多首混聲合唱曲,如《幹訓團歌》、《歡迎勝利的新年》、《勝利的呼聲》等,不僅是八年抗戰史詩、大組曲。此外,他不僅是一位作曲家,也是行走的演奏家及演說家,由於經常有機會從基層出發去接觸平民大眾,使他體會到藝術不一定要曲高和寡的真知灼見,並領會「大樂必易」的道理;期間也常爲各學校作校歌、生活歌,有時也選取唐宋詩詞來創作獨唱曲,應用於課外補充教學。1945年,抗戰結束,黃友棣重返廣州,執教於中山大學師範學院與省立藝專音樂科。1949年,他遷居香港,並於1955年取得英國皇家音樂院海外聯考的提琴教師證書,此時期有創作《黑霧》、《當晚霞滿天》、《秋夕》、《寒夜》、《我要歸故鄉》等作品。他相當關心中國文化與中國音樂的未來發展,希冀能達成詩樂合一的目標,並經由培育人才之手段,盡力實踐此遠大理想。

音樂菩薩

黃友棣學成歸國後,本著對音樂的熱愛和使命感,致力推廣音樂教育,將樂教目標提升至塑造「全人」之境地,讓音樂不止於演奏技巧,而成為進德修業的途徑,並使自己成為更美好的人。1987年,移居於高雄,熱心協助當地音樂發展,為高雄創作了《木棉花之歌》、《詩畫港都》、《愛河月色》等樂曲。2007年,輔仁大學頒發榮譽博士學位,感謝其對天主教聖樂的貢獻。2010年,因多重器官衰竭逝世於高雄,享壽98歲。黃友棣將畢生奉獻於音樂創作及教育上,其處事態度謙遜、執著及認真,有助於實踐其音樂推廣理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