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樂家名錄
林敏三 LIN Min-San 唱片出版者 返回

從家電行到音響公司

上揚唱片的創辦人林敏三畢業於日治時期的臺北工業學校建築科,原本是從事建築營造業,但之後進入大同公司電器部門工作,後來自己開電器行賣家電。由於學建築的背景,林敏三將對於建築結構的拆解組合知識,轉化為電器結構的知識與技巧,各種家電器的維修組合拆解都難不倒他。他的妻子張碧則是他生活中、事業上的好伴侶,兩人在經營生意的過程中,一路不斷的自行摸索學習,一步步開拓出上揚唱片的事業版圖,在臺灣音樂的發展歷程中,扮演著重要的角色。 上揚唱片現在的店址,在1960年代以前,是日治時期興建兩層樓的舊店面,原是張碧家族的房產,兩人婚後不久即在這裡開起光陽電器行。1967年由林敏三自己設計,重建成現在的四層樓建築。改建後,一樓仍是電器行的店面,但開始擴充音響業務並開始少量進口唱片。二、三樓由張碧開起加樂麗餐廳(Bakery)。1973年代初期餐廳歇業,只暫留下一樓的麵包店交由張碧的二弟經營,但也維持不久就停業。二樓餐廳空下空間,在1975年改裝成為唱片部門,此時亦開始大量進口卡帶和黑膠。 此時林敏三看上當時進口音響市場的高利潤,也有意將家電行轉型成音響公司。由於林敏三自小即受到父親的薰陶,非常喜歡聽音樂,尤其是當時的音樂唱片,大部分都還是古典音樂,因此自小累積而來的音響及音樂方面的知識,也成為他做音響生意的助力。於是原本做家電的上揚在1972年轉型成為上揚音響唱片公司,專門進口國外音響器材。 當時為了代理音響廠牌,林敏三和張碧常常必須出國洽談代理權,因此小孩常常都是托親戚照顧。由於林敏三的個性較沉穩,不太喜歡到處與人交際談判,而張碧則具備了創業家的冒險性格,久而久之,最後往往是由張碧主導國外代理及業務項目,而公司內部的管理營運乃至於音響器材的裝設維修,則由林敏三包辦。1979年,他們將原本作為餐廳的二三樓重新改裝,將三樓改為音響試聽室,並取得英國大廠Rogers的代理權。為因應音響試聽的需求,亦開始賣起古典發燒片的黑膠唱片。在當時國外音響與唱片取得都很困難的年代,上揚成為音響發燒友的聖地,試聽室常常聚集了音響及音樂愛好者。

唱片進口、代理與發行

1970年代由於各種進口、著作權的法規都未健全,而臺灣的本土音樂環境也還未發展,因此國外音樂的盜版片非常氾濫。美國此時開始逐漸要求臺灣處理盜版片的問題,因此開始出現國外唱片代理的觀念。由於店裡的消費者對於黑膠唱片的需求日益增加,因此張碧決定直接去談唱片的代理,將唱片業務擴大。 1970年代,張碧談下了DG的獨家代理權,上揚成為臺灣第一家獨家代理DG的唱片公司,為臺灣的古典樂迷提供取得國外唱片的第一管道。在取得唱片進口代理的同時,張碧也同步進行臺壓版的唱片業務,他從香港太平洋唱片公司,間接取得RCA的授權,能夠在臺灣直接壓片。由於當時臺灣古典音樂唱片的市場有限,因此從RCA取得授權在臺壓制的片子,主要都是以西洋流行音樂為主,選片經授權取得母版後,找臺灣的壓片廠製作;而古典音樂的唱片則都還是以進口為主。除了銷售量的考量外,古典樂迷對於唱片品質的要求較高,也非臺壓片所能滿足。 1970年代中期開始,卡帶也開始逐漸興起,為了提供逐漸成長的卡帶市場,林敏三自己買了一臺製作卡帶的機器,放在公司四樓,自行製作錄音卡帶,當時上揚發行的卡帶,幾乎都是從這一臺機器做出來的。

事業版圖的擴展

由於唱盤的逐漸普及,在1970年代末期,上揚在唱片的業務已經和音響勢均力敵,約各佔一半的營業規模。在此時,上揚也逐漸建立起經銷體系,進行唱片的批發,和音響的其他銷售管道,旗下有一百多家的經銷商,成為當時營業規模數一數二的音響唱片公司。 1980年代起,由於當時平行輸入法尚未制定,而國外旅遊的解禁,使得水貨音響開始出現,影響了上揚在音響方面的業績,另一方面在唱片方面的業務卻是快速成長,因此在1980年代末期,林敏三決定結束音響代理業務,專心做唱片市場。1980年代同時也是CD開始發展的年代,上揚從1980中期開始進口CD,由於張碧的獨到眼光,在90年代CD逐漸取代黑膠之時,她毅然決定將上揚轉型為CD專賣,將原本的黑膠庫存分批清斷。 1990年代開始的CD時期,是上揚的另一個黃金時期,旗下不僅有「上揚有聲出版有限公司」,還有「上揚樂訊雜誌社」、「上揚錄音室」,並跨足流行音樂市場。雖然當時許多跨國性的大型唱片公司紛紛自行在臺設立分公司,原本代理的DG唱片也收回代理權,但上揚積極開發其他國外品牌代理,例如德法的許多獨立唱片公司Orfeo, Telarc, Wergo, Hyperion, Harmonia Mundi, Chandos, Bis等,而後以低價特賣的方式拓展市場。當時國外的唱片廠商如要探詢臺灣市場,一定是找上揚幫忙代理。90年代中開始,上揚也開始代理世界音樂廠牌,例如Playasound, Putumayo, Naive, Rough Guide等品牌。

臺灣音樂唱片的製作

上揚開始製作唱片的動機,源自於70年代最初與太平洋唱片合作時代理的一張唱片「懷古名曲」。這張唱片選取中國民謠與早期藝術歌曲,經由日本音樂家重新改編為管弦樂曲後, 委託香港愛樂管弦樂團演奏。這張唱片由上揚代理進入臺灣,銷售狀況出乎意料的好,因此張碧覺得臺灣的音樂資源遠多於香港,應該也可以自己製作此類的唱片。於是在1980年開始製作了第一張專輯「西風的話」,內容包含了當時的流行歌曲、中國與臺灣民謠,委由戴洪軒編曲。但當時臺灣兩個最好交響樂團都隸屬於公部門,無法涉入民間的商業出版,因此張碧只好捨臺灣樂團,而循著與香港製作相同的方式,到日本或新加坡找樂團錄音。 當時唱片製作的內容選擇,雖然主要是以銷售市場做考量,但因為張碧著眼於華人地區的音樂,因此無意中竟開啟了臺灣音樂製作發行的先機。第二張製作的「梆笛協奏曲」是首次臺灣首次自行製作臺灣作曲家交響作品唱片,這張唱片引起廣大的回響,上揚也自此成為臺灣音樂製作發行的主要唱片公司。從製作第一張「西風的話」到最後一張「臺灣之歌」,上揚在二十餘年間總共自行製作了一百多張臺灣音樂專輯,其中包括臺灣、中國、香港作曲家作品、民歌交響改編曲、臺灣音樂家演奏專輯,甚至包含國語流行歌、臺語老歌等,合作過的作曲家包括戴洪軒、馬水龍、黃輔棠等人,甚至在譚盾尚未揚名國際之前,就已與上揚合作錄製他的《西北組曲》;合作過的音樂家包括西崎崇子、陳秋盛、早川正昭、陳澄雄、邱玉蘭、鄭德淵等人,亦曾與倫敦愛樂管弦樂團、東京愛樂交響樂團、NHK交響樂團、莫斯科國家音樂院管弦樂團等國際知名樂團合作錄音。除了以積極的唱片市場來推動臺灣音樂的發展,更提攜了許多臺灣年輕的音樂家,如陳中申、呂紹嘉、陳必先、林佳靜、胡乃元、葉樹涵、黃好吟等人,都曾與上揚合作。 此外,憑藉著在國際唱片市場的經驗,上揚也將臺灣音樂帶出臺灣,直至現在上揚每年仍參加MIDEM國際唱片展,致力於臺灣音樂的宣傳,並與瑞典BIS公司合作,進行臺灣音樂的國際發行,2011年開始與臺北市立國樂團合作,至今仍持續發行新專輯。 有鑑於上揚唱片成立50年來,無論環境如何變遷,總能將豐富、多元的音樂資訊帶給臺灣,豐富臺灣的音樂環境,而百餘張臺灣音樂唱片的錄製,更是對臺灣音樂的推廣與發展貢獻良多,因此2015年第26屆傳藝金曲獎,頒發出版類特別獎給上揚唱片的林敏三與張碧,是特別獎成立以來,第一個獲獎的公司團體,成為臺灣音樂界的一大盛事。林敏三與張碧年事已高,近年已將公司交由下一代接手,雖然面對當前數位環境,全球唱片事業皆面臨衝擊,上揚唱片仍本持著50年來對於發展臺灣音樂的初心,順應新時代的趨勢進行數位媒體的發展,穩健地持續走下去。 感謝:林晉賢先生 撰寫:黃于真 2016/6/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