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樂家名錄
李哲洋 LI Zhe-Yang 音樂學家 返回

短暫音樂教育與倏然巨變

李哲洋1934年11月10日生於彰化,父親任職於鐵路局。由於父親工作性質的關係,李哲洋幼年時常搬家,就讀的學校也是一換再換。李哲洋1940年開始就讀嘉義白川公學,但旋即轉到高雄東園公學就讀,1941年再轉到苗栗銅鑼公學,1945年轉到苗栗福星國校,後又轉到基隆暖暖國校,並於1947年畢業。幼年時期的李哲洋對於日本統治時期流行的日本音樂並不感興趣,真正開始意識到自己對於音樂的喜愛,是在戰後一段住在客家庄的時間,他接觸到鄉下地方的歌仔戲、採茶戲,非常喜愛,也常與同伴演戲玩耍。後來他的班級來了一位會彈鋼琴的老師,這是李哲洋第一次聽到鋼琴音樂,立即為之著迷,成為他日後追尋音樂世界的一塊敲門磚。1947年他進入基隆中學初中部,在學校也參加了笛子隊。1950年畢業後,在家人的反對下仍毅然報考師範學校音樂科,他以試唱滿分的成績名列前茅地進入省立臺北師範專科學校音樂科,開始接受正式的音樂教育。在北師音樂科他十分認真努力,受到康謳的賞識,並嘗試開始作曲,曾創作《賣花女》、《秋聲》等歌曲。 但一年後,李哲洋遭遇了人生中的重大打擊。李哲洋的父親李漢湖在戰後被派到海南島任職,突發的感情事件導致他的父母離異,母親離家改嫁。1950年正是二二八事件方落幕,國民政府遷臺後實施戒嚴的白色恐怖時期,李漢湖當時擔任臺鐵臺北機務段調度員,因被指控組織「明朗俱樂部」為共產黨組織,以知匪不報的罪名於該年12月被槍決,家中頓失依靠。隔年,李哲洋因在週記中批評校長而被退學,事實上是受到父親案件的影響。當時年僅十六歲的李哲洋不僅失去父母、學生身分,還須背負著三個年幼弟妹的生計。他開始到書店、廣告公司打工,1952年以自修的方式考上臺肥公司的繪圖員,方有一份較為穩定的收入養家活口。

刻苦自學但挫敗不斷的音樂生涯

遭逢此人生大劫,李哲洋並沒有放棄他對音樂的熱愛和追求,而是以自學的方式,省錢購買各種音樂書籍苦讀,一步一步地學習關於音樂的一切。由於李哲洋對日文十分擅長,因此他購買了大量的日文音樂書籍研讀,相較於當時中文音樂著作之貧乏,李哲洋在音樂上的知識修為很快地就超越了許多音樂教師。在臺肥任職期間,李哲洋憑藉著自學有成的天分,同時在基隆安樂國校、開明補校和桃園空小教授音樂和美術。1959年底他入伍服役。在服役兩年期間內,他憑過人的毅力,以同等學力的資格考取初中音樂教師資格,退伍後,於1962年執教於基隆第三初中。 李哲洋在基隆任教期間,常與當地藝文人士交遊,當時許多基隆地區的藝文人士常在畫家江明德家中聚會,李哲洋就是在這個場合中認識了他未來的妻子林絲緞,1968年兩人結婚。李哲洋對於音樂研究的熱情,遠遠超出一名音樂教師的基本能力需求,他於1966、1967年隨史惟亮赴花蓮、新竹等寄進行民歌採集,是臺灣民歌採集運動的第一波先行者。雖然李哲洋此時已撰寫許多音樂研究著作,足以讓他與大學的音樂教師們共同研究,但他始終想要更進一步接受正規教學,便向日本洗足園大學音樂學部音樂學科提出就學申請,由康謳幫他寫推薦函,並獲得1968年度的入學許可。但背負著「匪諜」家人的身分,讓他遲遲無法獲得出國許可,也因此失去赴日留學的機會。

音樂編譯與學術研究工作

雖然再次受到政治因素阻撓,李哲洋仍不放棄他對音樂的理想。1969年他重執教鞭,任臺北縣立五峰國中音樂教師。他開始翻譯音樂相關著作,其中《巴托克》(1971)、《馬勒》(1973)等書,是臺灣首次以中文譯介的音樂家傳記。1971年李哲洋與雷驤、張邦彥共同創辦《全音音樂文摘》,以月刊專題的方式,編譯日文、英文古典音樂相關文章,成為1970、80年代臺灣最主要的音樂雜誌之一。在《全音音樂文摘》1978年到1983年停刊期間,李哲洋又接下了大陸書店所委託的《最新名曲解說全集》的主編,於1982年出版,共17冊。 這兩套古典音樂的出版品是李哲洋最為人熟知的作品,然而李哲洋自己最愛的音樂工作,卻是臺灣音樂史的研究。李哲洋1960年代與史惟亮共同進行民歌採集活動,後因理念不合而未繼續參與,但他對於民間音樂研究的熱情,卻一直存在,對他而言,臺灣音樂研究是他最想要投入的音樂工作。受限於學歷與教職的條件限制,李哲洋總是只能以一己之力來進行各種音樂研究,僅有少數幾次接受委託或補助。1978年他受洪建全文教基金會之託進行臺灣童謠採集;1980年代獲得文建會些許補助,進行臺灣音樂史和臺灣音樂辭典的編寫,但因故未能完成整個計畫。雖然遭遇各種困難和壓力,但李哲洋卻未曾放棄,面對難以負荷的龐大研究工作,李哲洋本著他自年少以來刻苦自學的毅力與精神,以及擔任主編時對於文稿資料的掌控技巧,廣泛且有條理地蒐集各方資料,進行史料文獻的編排與分析,在數位資料庫概念尚未普及的時代,他的各種文獻、訪談、影音收藏已然成為一個小型的臺灣音樂史資料庫。

未完成的使命

由於長期操勞於文稿編輯與史料研究,身體不堪負荷,李哲洋於1990年3月21日因淋巴性胃癌驟然病逝。他在住院期間,在病床上寫下了《全音音樂文摘》最後一期的停刊告示,更讓他念念不忘的是臺灣音樂史的編寫工作。李哲洋去世後,林絲緞整理他所遺留的書籍、文稿、史料文獻、影音資料,共有七十餘箱,全數捐給國立藝術學院(現國立臺北藝術大學)進行保存與研究。檢視李哲洋所整理的文獻稿件、目錄、大綱、索引等研究資料,可以看出到這是一位治學嚴謹、不妥協隨便的音樂史研究者,在臺灣音樂研究尚未系統性開展、各項研究文獻與公開史料極為缺乏的年代,他以一人之力所進行的研究工作與成果,著實令人欽佩不已。 感謝: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圖書館 撰寫:黃于真 2016/6/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