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樂家名錄
高約拿 GAO Yue-Na 作曲家 返回

孩提時代的基督教生活與音樂

高約拿1917年出生於高雄縣阿蓮鄉中路村的一個基督教家庭;父親高雙福是一名果農,母親梁緣,是一位有著新式教育思想的家庭主婦。梁緣很喜歡唱歌,常常邊做家事邊吟唱聖詩,因此基督教長老會的聖詩可以說是高約拿最早接觸,也是最常聽到的音樂。家中共有兄弟姊妹七人,五女二男,高約拿排名第六,下有一個妹妹。由於雙親篤信基督教,因此小孩的名字皆與基督教有關。孩提時期除了在家中聽母親吟唱聖詩,固定的教會活動也是高約拿接觸音樂的主要來源。1929年高約拿從阿蓮公學校(國民小學)畢業,進入臺南長老教中學(今長榮中學)就讀。長老教中學成立於1885年,由英國基督長老教會創辦,是臺灣第一所西式教育中學。當時規劃的中學教育共五年,包括預科及本科四年。高約拿的學業成績中,成績最好的科目是「唱歌」。

開啟音樂生涯的口琴情緣

長老教中學因隸屬基督教長老會,音樂風氣很盛,設有合唱團、管樂隊和口琴隊。高約拿進入中學後熱愛足球運動,在一次踢足球受傷的休養期間,為排遣時間,偶然讀到宮田樂隊(口琴隊)的雜誌,引發他口琴的興趣,開啟了他的音樂之路。口琴由於便宜、可主奏可伴奏、容易學習等特點,成為當時臺灣人接觸西方音樂的主要入門樂器。高約拿看書自學口琴,在中學時代已掌握了口琴的高超技巧,能同時用數支口琴快速地變換吹奏,因此常常應邀於學校以及另一所女學校(今長榮女中)演奏,也常受邀到廣播電臺演奏。1935年,高約拿進入臺南神學校(今臺南神學院)就讀,預備獻身於教會工作,在校期間仍維持口琴的演出活動。1935年四月臺灣發生大地震,由蔡培火組織的賑災音樂會,在同年七、八月間巡迴演出共37場,許多留日音樂家及在臺西式音樂家皆共襄盛舉,高約拿也參加了此次的賑災巡迴,擔任口琴演奏。此外他並在母校教中學的口琴隊指導,郭芝苑即是當時的口琴隊學生之一。1939年神學校畢業後,高約拿受派到屏東縣東港基督長老教會當傳道師,後來轉回故鄉(高雄縣)阿蓮基督長老教會服務。在短暫的傳道師生涯期間,高約拿仍常常在教會活動中吹奏口琴,口琴可說是他早期音樂生涯中的主要音樂伴侶。

神學、管風琴與作曲─短暫音樂家生涯

高約拿於1940年10月負笈東瀛深造,進入日本神學校(後來改制為東京神學大學)就學。深受日本西化的影響,以及對於音樂的熱愛,高約拿接觸了更多的西方宗教音樂,更以巴哈為他的音樂精神標竿。在神學之外,他以宗教音樂家自我期許,期能以音樂來傳布基督教義。因此他於1942年3月申請了東京音樂學校(今東京藝術大學)的「選科」,在白天的神學課程之外,於夜間進修音樂,選修管風琴與作曲,自此踏上作曲之路。1943年高約拿與留日就讀昭和藥專的曾綉月女士結婚,婚禮在留日的臺灣基督徒青年聚會的東京柏木教會舉行。1944年4月13日完成他的第一首作品:風琴曲《祈禱》(祈リ),同年10月長女出生。1945年同時畢業於日本神學校,及完成東京音樂學校「選科」的學業,隔年1月攜妻女回國,春天應聘任教於北一女,為該校戰後第一位音樂教師。在任職北一女音樂教師期間,高約拿並為北一女譜寫校歌,由戰後首任校長胡琬如作詞,這首校歌使用至1953年。在音樂教學生活之外,高約拿同時擔任雙連基督長老教會聖歌隊指揮,並在廣播電臺主持音樂節目。1946年高約拿與陳泗治、林和引等好友在中山堂舉辦免費入場的音樂會,由他彈奏風琴,為當時戰後慌亂的人心提供一個慰藉的管道。在繁忙的音樂教學與演出活動之外,高約拿亦持續進行音樂創作,並兼職進行各種音樂教學材料的抄刻。過於忙碌的生活,使得他的舊疾復發。在赴日之前,高約拿即因繁忙的口琴演奏活動,而引發「肺浸潤」症,即輕微的肺結核,雖然當時獲得治癒,但卻影響了他的健康。1948年高約拿的肺結核病復發,在當時艱困的醫療環境下,治療用的抗生素極為稀少昂貴,雖然在親朋好友的極力奔走下,勉強購得幾支抗生素,但此時病毒已入侵高約拿的其他器官,仍無法挽回他的性命。高約拿於1948年5月20日病逝於臺大醫院,享年32歲。

臺灣管弦樂曲作曲家先驅

高約拿短暫的32年生命,並未留下太多音樂的足跡,但從現存少數的創作曲譜手稿來看,他可能是繼江文也與李志傳之後,以西方作曲手法寫管絃樂作品的臺灣作曲家先驅之一。高約拿的作品並不曾出版,他的音樂創作歷程至今也仍未能有較為清楚的研究,目前存於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的幾份手稿,是他僅存的作曲痕跡。1944年完成第一首作品風琴曲《祈禱》(祈リ)(作品第一號)寫於東京音樂學校時期;1946年返臺後他陸續進行了第一號交響詩《夏天鄉村的黃昏》(1947)(作品第三號)、第一號交響曲《臺灣(Formosa)》、清唱劇《追念死難軍民並祈求和平》(作品第五號)等大型管弦樂曲的創作。但除了《夏天鄉村的黃昏》全曲完成並抄寫成各部分譜之外,其他兩首並未完成。由這批手稿封面上不知何人所寫的整理註記,可以看到似乎另外有兩部未完成作品:《C調交響曲》、《晚色三景》,但皆只留下一面的手稿。而據郭芝苑的描述,高約拿尚有其他的宗教音樂的創作手稿流落於他處,然目前亦仍未發現蹤跡。高約拿的曲譜手稿,筆跡俊秀端正,顯現出其人溫文儒雅卻又一絲不苟的創作態度。他的樂曲偏向國民樂派風格,其中透露些許五聲音階的東方特色。雖然短暫的音樂生命和作品,讓他未及能夠濃墨重彩地綻放出臺灣音樂創作的花朵,而當時方初開展的臺灣音樂環境,亦未能乘載屬於當代本土音樂創作的能量,但他所遺留下來的手稿,正是臺灣音樂創作的歷史見證,在那個紛亂艱困的年代,也曾有著懷抱雄偉願景的作曲家,曇花一現般地,講述著他的音樂夢想。 感謝: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圖書館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傳統音樂系李婧慧老師 撰寫:黃于真 2016/6/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