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樂家名錄
蔡繼琨 CAI Ji-Kun 管絃指揮家、音樂行政 返回

書香世家永流傳

鹿港書香世家的子弟,祖父蔡穀元為縣學拔貢;曾祖蔡德芳為前清進士,家族一門數傑,為鄉里人士所稱道。但甲午戰後,臺灣割讓給日本,蔡氏家族誓不為「日本皇民」,隨即遷往福建泉州故里定居,被稱為「臺灣蔡」,因此蔡家祖業分散在大陸與臺灣兩地。而蔡家子孫對於自己是福建籍或臺灣籍的認同則產生混淆。蔡繼琨常自我解嘲:「臺灣人視我為唐山人,唐山人又視我為臺灣人,我究竟是哪裡人?」蔡繼琨年幼時父親早逝,由母親洪氏扛下教育責任。追根究柢,蔡繼琨最情有獨鍾的音樂教育事業,乃來自於母親的影響。

潯江漁火展才氣

1933年,蔡繼琨赴日留學,時值日本音樂學校如雨後春筍般設立,因此他選擇到當時的帝國音樂學校深造。雖然入學時經歷些許波折,但憑藉著毅力,終於在作曲、指揮及音樂評論等方面,達成優異成就,尤其1936年7月,作品《潯江漁火》參加「日本現代交響樂作品」(日本黎明作曲家同盟主辦)公開徵曲並獲獎,誠是中國音樂家向前邁進一大步的證明。

音樂報國在八閩

1936年底,正值音樂道路開始向前邁步之際,中日戰火綿延不絕;蔡繼琨繼承先祖一脈相傳的忠貞情操,決定「義不臣倭」,斷然離開敵國,返回故鄉加入抗日救國的神聖行列。之後,便在有「八閩」之稱的福建省貢獻,首先受命為省政府教育廳音樂指導,以普及音樂教育、培養音樂專門人才為遠大奮鬥目標,並籌辦「音樂專科教員訓練班」、組成「福建省政府教育廳戰地歌詠團」,為1940年成立的福建音專奠基,並對福建省的學校及社會藝術教育做了相當大的貢獻。

海誓山盟結良緣

1933年,蔡繼琨自廈門出發往日本東京,在船上與葉葆懿小姐短暫相遇;爾後,兩人各奔東西,為摯愛音樂奮鬥。後來,透過蔡繼琨的音樂家教、也是省主席陳儀的夫人幫忙,1940年,這位來自漳州的美姑娘,終於與泉州的蔡繼琨攜手共組家庭。1974年,葉葆懿不幸罹癌,旋即永別人間。爾後蔡繼琨與圈外女士李咸芳再婚,然因性情不相契合,婚姻為時不長。1988年,蔡繼琨再度續絃,對象為劉秀灼女士,終於再度覓得美眷。

團長將軍在臺灣

1942年,時局紛亂,蔡繼琨為了維護福建音專學生的權利,而得罪福建省當局,故辭去福建音專校長職務,遠赴大後方重慶發展。由於行政才能受到上司賞識,抗戰勝利後,當局派他到臺灣擔任軍職、創辦交響樂團,在臺灣音樂史上佔有一席之地。1945年12月,在長官支持,音樂界人士全力促成下,時任少將團長的蔡繼琨組成組織嚴明、體制完備的臺灣省立交響樂團,並陸續安排許多演出活動。儘管他在臺灣的時間僅四年之久,卻帶給當時藝術活動貧乏的臺灣社會諸多藝術氛圍及歡愉!

卓越的華人之光

1949年5月,他奉派擔任我國駐菲律賓大使館商務參贊,離開一手創立的樂團;7月,他攜家帶眷由臺灣赴馬尼拉市就職,這兒是他這輩子居住最久的城市,長達四十年光景,其核心活動還是與音樂相關。其對菲律賓樂界的貢獻與提升,乃有目共睹。

重新揚帆再出發

1950年8月,中國華東文化部將國立福建音專併入中央音樂學院華東分院,讓一手創辦福建音專的蔡繼琨痛心不已,從此,恢復福建音專,為故鄉奉獻餘生的心願即深植在蔡繼琨心中。在他的努力下,1989年,獲得福建當局首肯設立「福建社會音樂學院」,往來奔波在僑居地及故鄉間的辛勞有了成果;1994年,終於成立了中國第一所私立音樂學院─「福建音樂學院」,完成了他未了的志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