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樂家名錄
陳泗治 CHEN Si-Zhi 作曲家、音樂教育家 返回

臺灣音樂哲人

陳泗治(1911-1992)是鋼琴家、作曲家兼教育家,無論興學創作,皆以宗教精神貫徹。個性謙和、待人熱忱、信仰虔誠,是友人對他的印象。作品洋溢著強烈民族氣息、濃厚鄉土色彩,及誠摯敬神、愛人之情,故感人至深。被譽為臺灣合唱之父的呂泉生先生,甚至將他稱為「偉大的完人」。

音樂結下的不解之緣

先後就讀於淡江中學(1923-1929)及臺灣神學院(1930-1934),期間隨恩師吳威廉牧師娘及與之感情亦師亦友的德明利姑娘學琴,並於1934年赴東京神學大學修習作曲,且在那結識了民族音樂同好—江文也先生。吳牧師娘是位墾荒、灌溉、播種的音樂農夫,她由心底唱出令人喜樂並能撫慰人心的歌聲,以愛心和信心將音樂普及於臺灣各角落。德明利姑娘在音樂路上和陳泗治先生相互扶持,在臺四十二年,除了說得一口流利的臺語,更以高超的音樂修養培育許多傑出的音樂人才。陳泗治擔任淡江中學校長期間,與德明利姑娘感情猶如家人,兩人攜手為臺灣下一代創造更優質的音樂環境而努力。他在日本求學時,認識了同是民族音樂作曲家江文也,並在1934年,和由旅日留學生組成的「鄉土訪問音樂團」回國舉辦音樂會演出。然而,這趟旅程卻是江文也最後一次以聲樂在舞臺上綻放光采,隨後他便朝往創作領域去肆意揮灑才情。

承接北臺灣的音樂搖籃

1870年代,教會帶來西方的聖歌音樂;1890年代,日本引進新日式音樂。這兩股勢力在臺灣播下西方音樂的種子,陳泗治便恰巧被承載在這股音樂洪流中。他熱愛臺灣,用鋼琴在臺灣土地上植出愛的花朵。他秉著傳教士及拓墾者的精神,傳承馬偕博士的教育理念,擔任淡江中學校長二十五年,以「愛」與「服務」為出發點,全心投入教育樹人工作。由於他肩負校友、音樂家、牧師、人本教育追求者等多重身分,因而執著於培育後代人才之任務,並帶有強烈的使命感。擔任校長期間,他除了致力發揚西樂外,在硬體建設上也不遺餘力,為日後校園奠定紮實基礎。1970年代,陳校長枉顧私立中學經營極為困難的窘境,執著於以平等、博愛、有教無類的精神辦學,主張小班教學、美育優先,鼓勵學生做「文化人」,不以學業好壞評論學生,賦予學生充分表現機會,使淡江中學成為當時升學主義至上的環境中的最後一片淨土。

陳泗治的宗教音樂花園

對臺灣的愛,是陳泗治的溫情;對宗教的堅貞,是陳泗治的本心;因此,「宗教」與「臺灣」兩主題,成了他持續創作的動力。透過音樂,讓世人與他一同體會上帝的愛、民族的情感─用音樂素描臺灣。其作品多為自由曲式,匯入許多鄉土素材,用以表現深刻的鄉土情。他不刻意在段落中注入太多表情記號,希望給演奏者多些發揮想像空間,而不受到束縛;也曾特別強調,演奏他的作品時,若沒有充分發揮想像力,是無法表達出樂曲的真正韻味。1942年,清唱劇<上帝的羔羊>是陳泗治發表的第一部作品,時年31歲,為臺灣當時的「嚴肅音樂創作」層面,寫下輝煌的歷史篇章;1943年再度演出此樂曲,由呂泉生擔任獨唱,盛況空前,猶如先生所言:「這場演出將臺灣光復前的音樂活動帶入最高潮」。陳泗治所有作品中,最令人耳熟能詳的,莫過於充份流露人心歡喜鼓舞之情的<臺灣光復之歌>。這首作品乃受當時教育部委託而作,並被國立編譯館選入國小音樂教科書內作為教材,同時也被加拿大教育當局編入該國的小學音樂課程內。

揮灑杏光

陳泗治校長退休後,為了不讓學校付一筆龐大的退休金,因此主動向學校辦理辭職。當時,董事會為了感念陳校長對學校的無私奉獻,特別由董事長鄭連坤牧師將退休金親自送往美國,但陳校長卻在鄭牧師回國之際,將退休金全數以奉獻之名寄回淡江中學。他把一生完全奉獻給淡江中學及每位他所愛的學生,其謙遜、無私奉獻、提攜後進之舉,令後輩無限景仰、崇敬與感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