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樂家名錄
江文也 JIANG Wen-Ye 作曲家 返回

璀璨年華-用歌聲征服日本

1910年出生於臺北大稻埕,祖籍在福建永定;1914年家遷居廈門。1918年,江文也至廈門「旭瀛書院」求學,而此書院由臺灣總督府直營,專供臺籍小孩就讀的日語學校。1922年其母親病故,父親將其與長兄一同送往日本,至長野縣立上田中學就學。畢業後,進入東京武藏高等工業學校學習電器工程,但由於熱愛音樂,於是利用晚間至東京上野音樂學校選修聲樂。1932年自工業學校畢業,進入「哥倫比亞唱片公司」工作。這工作環境,讓他能夠以聲樂家身分進入日本樂壇,數度以聲樂專長入選「日本全國音樂比賽」,並得以加入當時舉足輕重的「藤原義江歌劇團」。這些經歷,提高了他在日本樂壇的地位。

用耳朵學習作曲

他總有強烈的創作慾望,卻常感到技巧不足。起初,曾向山田耕筰學作曲,但兩人音樂氣質殊異,幾次後便不再登門;後來,向田中規矩學鋼琴、向橋本國彥學作曲。然而,學作曲一年後,因為橋本至德國留學,所以課程再度中斷。最後,他替管絃樂團抄譜,又到出版社打工,憑著多聽、多看、多想的方式,自修習得和聲、對位等作曲技巧。1934 年,以管絃樂《白鷺的幻想》獲全日本音樂比賽作曲組第二名,此後更連續四年在日本舉辦的作曲比賽中得獎。此奠定了他在日本作曲界的穩固地位,更成為當時臺灣旅日音樂家中,最光彩奪目的一位。

前衛的風格

其於1938年以前創作的作品中,滿載歐洲1930年代最前衛的作曲技法,作品中常運用德布西、巴爾托克、史特拉汶斯基等作曲家的音樂語彙;影響他音樂創作及思想最深的作曲家,乃巴爾托克的鋼琴作品。在作品《十六首斷章小品》套曲中,便可從中看見這些作曲風格之影響:揚棄大小調的階層關係,顯露中心音(tonal center)理論的音樂基調;節奏上,交替使用各種不同拍子;利用變化半音加深「無調」效果;以不協和聲響作為結束和弦。1936 年,他以管絃樂《臺灣舞曲》獲得柏林第 11 屆奧林匹克國際音樂比賽作曲獎,成為第一位獲得奧林匹克獎牌的臺灣人,也是亞洲首位榮獲國際大獎的音樂家。1938年,《十六首斷章小品》在威尼斯第四屆國際音樂節中獲獎,江文也從此成為聲譽不斐的世界級作曲家。

民族的情思

後來,江文也轉向創作充滿民族風格的作品,對他影響最大的人,乃俄裔美籍作曲家、鋼琴家齊爾品(Alexander Tcherepnin 1899-1977)。齊爾品強調,音樂應具民族性,呼籲「歐亞合壁」(Eurasia)手法及理念,並應主動關心中日樂壇發展,且本身又特別提攜作曲人才。1935年,齊爾品初次見到江文也時,就相當賞識他的才華,後來兩人更成為亦師亦友的夥伴;齊爾品鼓勵江文也繼續朝具民族曲風的方向創作,並以中國民族傳統引導之。1936年6月中旬,齊爾品邀請江文也一起到北平與上海,此趟旅程改變了後者的一生;這不但是江文也第一次參訪中國,也是影響其中國文化及音樂認知,最重要的事件。1938年後,江文也揚棄西方正如火如荼發展的前衛創作技法,轉以五聲音階為基準的創作風格;然而,和聲的運用卻不以當時流行於中國境內的三和弦為準則,乃以線條為出發點,同時也追求單純的樂曲織度。1939年完成之大型管弦樂《孔廟大成樂章》,是研究東方宗教祭典樂的藝術精華,也是一部里程碑式的「中國化」風格作品。

用豁然詮釋苦難

1950年代起,江文也擔任中央音樂學院的作曲教授;教學之餘,依然繼續創作。1957年,中國大陸政治運動頻起,江文也在「反右」運動中,被捲入政治鬥爭漩渦,失去了教學、演奏與出版權,但他依然沒有放棄創作,甚至還完成了幾部大型作品,如根據謝雪紅詩篇而作的《第三交響曲》。1966年始,江文也受盡「文革」摧殘,這期間他才幾乎停止創作。1975 年著手整理留日期間與其弟在臺灣山區所採集的臺灣民歌,並陸續將之改編為以管絃樂團伴奏的聲樂曲。1978年創作管絃樂曲《阿里山之歌》過程中,因病發而長期癱瘓,導致作品終未完成。